• 简体中文
  • ENGLISH
  • AA+
当前位置:首页>赛事资讯>HPA2015

内容为王(六—13)不动的镜头告诉我们流淌的生活

发布时间:2015-04-10    点击数:1148

内容为王

 

写在HPA2015征稿期间

 

曾昱晗

 

     (六) HPA内容大巡礼

13. 不动的镜头告诉我们流淌的生活

  随着存储能力瓶颈的突破,摄像大有取代摄影之势,我们不禁开始自问:摄影还有意义吗?生活本来就是活动的,有摄像去记录不是远远真实于摄影的记录吗?探讨作为本体意义上的“摄影”应该留给理论家,如何建构民俗摄影人内心的支撑,有一条就足够了——组照的故事性。

  这个故事可以是有情节的,比如《消失的半山芭监狱》,讲述这座监狱存在时的内外景象,以及它的拆除过程。这在建筑文化类的作品中比较少见,因为作为不可移动的遗产,建筑都是“死”的。如何让“死”的建筑有吸引人的故事性?《武当赑屃亭》使用的则是时间的变化(春夏秋冬、晨昏等),应对空间不变,带动整组作品的流动感。

  空间上的移动来自串连起组照的事象,比如《中国伊斯兰建筑艺术》,拍摄于新疆、广东、宁夏、青海、甘肃、陕西,而将若干组相类似事象再串连起来,这种流动性又仿佛增加了:《韩国传统建筑上的瓦片》、《东北朝鲜族传统瓦房及瓦当》、《中国徽居的墙瓦》。

13.1 

  绝大多数建筑类的片子都拍得比较“高冷”,不是说片子拍得冷峻,也没有否定的意思,甚至也是某种风格,而是指不太食人间烟火,缺点人气儿。比如《红砖古厝闽南风》全组贯穿着“红砖”,取舍剪裁处处见到匠心,连杂物都像是特意摆好的。

13.2 

  而《安顺文庙》则连杂物都没有,毕竟是文物保护单位嘛,还特意用了黑白图片造成古朴庄严的气氛:

13.3 

  然而尽管遗产、镜头都是不动的,但生活事象的本身、看生活的眼睛却是最为灵动的。《古仙人井》、《幸存的压水井》拍的是两种井,但讲述的是人取水、用水方式的故事。

13.4


 
在线客服